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毕业典礼上就开干
毕业典礼上就开干

毕业典礼上就开干

刘云大学毕业的时候,儿子已经3岁了。虽然大学并不禁止学生结婚生子,但孩子实在太小,终归不方便带着孩子上课实习,因此白天是由爷爷奶奶照看,刘云每天从实习单位回来再接手。


  所谓毕业季,学生们已经进入了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,实习的天天上班下班过着狗一样的生活,已经保研或考上公务员事业编的天天闷吃傻睡过着猪一样的生活,至于那些考研的,还有没确定接收单位的,则过着东奔西跑猪狗不如的生活。


  刘云的公婆都是有大本事的人,公公是体制内的一方诸侯手掌大权,婆婆则是本地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,所以刘云很简单的就确定了实习单位。


  实际上,公公的意见是刘云在家带孩子就好。但婆婆觉得女人年纪轻轻就在家待着看孩子,反倒容易闷出病来,而且对自己儿子什么样也是心知肚明,担心儿媳妇招灾惹祸……所以还是支持刘云有个工作。只不过,婆婆知道儿子是什么样,却不知道她这个漂亮动人的儿媳妇,又是个什么样。


  所以刘云就在本地一家很不错的律师事务所,开始了律师生涯。


  站在学院的礼堂,穿好镶着粉色垂布的学士服、戴上缀着黑色流苏的学士帽,接过毕业证书、学位证书,让校长将流苏拨向另一侧,再和同学们一起照完了大合影,刘云的大学生活,或者说求学生涯就彻底结束了。


  “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。”刘云的老公何超看一眼台上正发表毕业讲话的校长,突然扭头凑到她耳边低声说。


  刘云回眸一笑:“好看吗?”


  “特别有气质,特别有味道。”何超有些贪婪地嗅着刘云的体香,伸手隔着丝滑的学士袍抚摸着她的腿,“特别……想日你。”性吧首发


  刘云脸上一红,连忙把他的手拍来:“别闹,校长讲话呢。”


  何超毫不在意,又把手伸了过来:“等他讲完了,咱们去九楼。”


  刘云脸更红了,微微的摇头:“今天是毕业典礼哎,你……”


  “我想日你诶,”何超声音有些粗了起来,“穿着学士袍,把袍子撩起来,从后面,日你的骚屄。”


  刘云听着老公的淫话,幻想着自己伏在墙上,黑色的学士袍高高撩起挂在腰上,露出饱满浑圆的大屁股和粉红娇嫩的骚逼,身后强壮的男人挺着粗长的大鸡巴一下一下用力日着,快感随着鸡巴操进抽出在身体里不断蔓延着、积攒着……


  “嗯……”刘云下意识的呻吟一声,连忙低下头掩饰着自己潮红的脸色,眼波流转,春意盎然,声如蚊蚋的答应了,“一会儿,一会儿拍完照,我先上去……”


  主教学楼的9楼是艺术系的地方,何超不知道怎么勾搭的关系,弄到了排练厅的钥匙,有的时候趁着没人,就带着刘云来这里日屄。


  “你,就趴在这里。”何超把刘云按在形体境上,还没等她扶稳了,就急吼吼的撩起了学士袍。


  “老公你慢点!”刘云的头险些撞在镜子上,刚抱怨一声,就觉得下身一凉,学士袍掀起遮住了头顶,蕾丝内裤被粗暴的褪到了脚踝上,奶子被双手紧紧抓住,紧接着屄口一涨,火热的鸡巴头子就硬生生顶了进来。


  “哦!”刘云呻吟一声,有些嗔怪,“你怎么这么狠呐,下面还干着呢。”


  “嘿嘿。”何超挺起鸡巴,一边日屄一边笑,“我还不知道你么,外号三下出水,别管干不干,鸡巴日进去3下保管流水。”


  “哦哦……臭坏蛋,哪有这么,哦哦,这么说自己老婆的……哎哟哎哟,老公快使劲,日的骚屄美死了……”刘云反手拍过去,却被何超一把抓住,拉直了胳膊借着劲日了起来,鸡巴捅进去没有几下,果然就流出了骚水儿,发出“噗嗤噗嗤”的声音。


  何超更得意了,松开刘云的胳膊让她抓稳扶手,双手抱住了大白屁股快速耸动起来,看着鸡巴在骚屄里进进出出,享受着日屄的快感,满嘴骚话:“聊天助兴嘛,这么好的屄,不多见几根鸡巴岂不可惜?怎么样,老公的鸡巴厉不厉害,美不美?”


  “美,美死了……”刘云无力的抬起头,看着镜子里满面春色的美人,被人按着日着屄,一对大奶子不知什么时候从乳罩里跳了出来,前后摇晃着,“老公的鸡巴最厉害了,老婆最喜欢老公的鸡巴了,哦哦……大鸡巴日的老婆骚屄好舒服啊,老公加油日,快……哦,再快点……哦,好爽啊……”


  何超不再撩骚,把注意力集中起来,快速的耸动着屁股,把鸡巴用力插进去再猛然拔出来,鸡巴棱子磨开了屄肉上的褶皱,两个人共同享受着日屄的快感,刘云凄美的呻吟声回荡在空旷的形体训练室里,一滴一滴的淫水被鸡巴带出来,缓缓滴落在地板上。


  突然何超停住了动作,这让正在享受的刘云有些疑惑的回过头:“怎么了?”刘云奇怪的扭动一下:没感觉到射精啊?


  “嘘!”何超侧着头,有些紧张的听着什么,连忙拍拍刘云的屁股,“坏了,有人来了!”


  小夫妻俩总归还是年轻,哪敢人前宣淫,吓坏了的刘云手忙脚乱的整理着学士袍,何超恋恋不舍的抽出鸡巴,忍不住低声骂街:“操,哪个王八蛋这么没事干乱逛。”


  刚收拾好,门就开了,门外同样是一男一女,偏偏还都相互认得,男的是同班同学,学委张廷琅,女的是隔壁班的班花陈静嘉。


  法学院作为文科院,虽比不上外语系美女众多,却也是有名的好院系,女生多且质量高,一向是肉多狼也多,像何超一个学化工的,本系连个母动物都没有,便跑到了法学院来,一眼盯上了刘云。


  四个人八目相对,场面一度沉默尴尬。刘云和陈静嘉都是美女,本就面和心不合,这种场合这种环境见了面,都是心底暗骂一声:这骚货,准是挨日来的。


  何超打个哈哈:“今天天气不错哈哈哈,老张你这是……”眼睛转向陈静嘉却是一愣。他以前联谊的时候见过张廷琅,可从没见过陈静嘉,猛地一见,却是大感与刘云味道不同。


  这时候的刘云是柔媚娇花,经过多年浇灌又生了孩子,称得上风骚入骨妩媚入心,站在那里就是艳光四射。


  而陈静嘉却是那种冷美人,身材消瘦、亭亭玉立,已经有了三分冷傲律师的气势,别有一番风味。


  张廷琅看着春潮未退更显柔媚的刘云,同样是眼睛放光,但还是镇定心神:“这不是照完相没事,出来转转怀念一下美好大学时光,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这就走。”说着搂着陈静嘉转身就要走,临走时候还细心的把门关好。


  只是最后望向刘云的眼神,却是那么意味深长。


  何超有些怀疑的看看门,又看看刘云:“你跟他勾搭上了?”


  “呸,你个没良心挨千刀的。”刘云啐他一口,“这两年你在外面玩儿的挺开,我可是又生孩子又要上学,哪来的非洲时间。你要是这么说,今天晚上我勾搭勾搭他怎么样,反正这么好的屄,不多见识几根鸡巴不就赔了么。”


  何超连忙哄:“老婆好,老婆乖,老婆最棒了,从不在外面勾搭野男人……我跟你说,非洲人的鸡巴特别大,那个象族,都得把鸡巴捆好了吊在胸前,要不然拖了地耽误干活……”


  好说歹说哄好了,可被这么一打岔,两个人也没了兴致,收拾一下便回了宿舍休息。

【完】